4月11日晚上9点半,一名醉汉突然在南京地铁车厢晕倒。就在大部分乘客不敢上前时,南京体育学院奥林匹克学院学生刘祥站了出来,对醉汉实施心肺复苏等抢救。地铁到站时,120急救车赶到现场,他又跟到医院。其间,为了不让醉汉倒在地上,他拿身体当靠柱坚持了近20分钟;到了医院,不知对方姓名,他还用自己名字为醉汉挂号,为了让对方舒服点,他帮忙脱鞋、处理呕吐物,直到夜里11点,醉汉的朋友闻讯赶到,他才离开。 现代快报记者 徐岑

  地铁车厢

  醉酒小伙晕倒,他上前施救

  1993年出生的刘祥,目前在学校体育产业管理系读大三。前天晚上9点多,他和朋友乘坐地铁2号线回学校,由于校区太偏,他们要从新街口站坐到油坊桥站,下来换乘公交,再坐一个多小时。“当时已经有点晚了,就怕赶不上末班公交车。”两人上地铁时,人还挺多。“没位置了,我俩是站着的。”

  坐到汉中门站时,车厢突然出现骚动。“不少人往后退,还有人在喊,我一开始离得远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看到其他乘客围成了一个圈。”刘祥好奇地拨开人群一看,惊了一下,有人晕倒了。“是个20多岁的小伙,穿着红外套,戴着眼镜,看着跟我差不多大,已经从座位上滑到座位底下。”他回忆说,红衣小伙晕倒后大概有半分钟,车厢就像凝固了一样,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。

  “可能是他身上酒气很重,其他人也有点蒙了,没反应过来。”看到没人动,刘祥没多想,就冲进包围圈,把人从座位底下拉出来,让他平躺下来。这时候,又有一位热心阿姨站了出来。“当时红衣小伙已经不清醒了,喊他没反应。那位阿姨赶紧掐人中,我就做胸压。”过了几十秒,小伙眼睛睁了一下,但很快又闭上了。

  地铁站台

  他用身体当醉汉的靠柱

  地铁在云锦路站停靠时,刘祥等人合力把红衣小伙抱出站。随后,他拨打120求救,地铁工作人员很快赶到现场。“其他人看到工作人员来了,就走了。我不放心他,就留了下来。”他和地铁人员让小伙侧躺下,又配合着做起心肺复苏。“大概按了十来下,他突然‘哇’地一下吐出来,人似乎也清醒了一些。”刘祥表示,男子吐完后,就自己盘腿坐着,不让任何人碰。

  但是喝醉了酒的人浑身都是软的,红衣小伙自己使不上劲儿,坐着坐着就往旁边倒。刘祥看到了,立马站到他身后,挺直了身子,让他的背靠在自己腿上,支撑他坐着。“我拿水给他喝,他也不喝。看到他身上吐得乱七八糟,我又拿纸帮他擦嘴。”

  刘祥就这样站着,坚持了近二十分钟,等来了医生。“等的时候,我一直用他手机找他的朋友,都没打通。后来还是他同事打电话来,才联系上了。”按理说,医生来了,朋友也找到了,再加上自己急着赶公交回校,一般人也就顺势走了,但刘祥没走。

  跟到医院

  等到醉汉朋友过来才离开

  “我真的没法撒手不管,他朋友赶到地铁站肯定来不及,去了医院要办各种手续,耽误了怎么办?”刘祥想都没想,帮着医生一路将红衣小伙抬出地铁站,抬进救护车,跟到医院,而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。其间,小伙又吐了一次,他还跟医生一起拍背,帮男子顺气。

  “当时的急救真的太及时了,不然小伙呕吐物堵塞口鼻,肯定危及生命。”澳门永利赌场省第二中医院的医生感慨。而急诊室里的一个小细节,也让大家赞叹不已。互不相识的人,而且对方还满身酒气和呕吐过的酸腐味儿,刘祥毫不犹豫就帮男子把两只鞋给脱了,让他在病床上躺得舒服点儿。之后,又帮小伙去挂号。“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就用我自己的名字挂号了。”刘祥说。

  一直等到近11点,小伙的朋友才赶到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原来小伙是名销售人员,当天晚上和同事聚餐庆功,一不留神就喝多了。“我们不知道他先走了,要谢谢这位大学生。”小伙同事说,而这时候,刘祥才想起来,他早就错过了回学校的公交,也到了宿舍的门禁时间,急匆匆打的走了,“我们要送他,他不肯,就硬从出租车车窗塞了100块钱给他”。

  事后他说

  能吃苦乐助人

  要为90后大学生正名

  “因为情况紧急,压根没考虑回校的问题,后来打车花了100多块钱呢!”刘祥开玩笑地说。昨天凌晨,刘祥才和朋友回到学校,跟宿舍阿姨解释了一番,才进了门。说起自己当时敢于“第一个”上前救人的原因,刘祥表示,可能是因为学过急救知识,比较有底气,而能够干脱鞋、处理呕吐物这些“脏活”“累活”,他也表示,大学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娇气。“我是家里的老小,也是唯一的儿子,上面还有两个姐姐。一般人都觉得,我在家肯定很受宠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我从高中就开始兼职,自己赚零花钱了。”

  在菜市场卖过菜、早上6点到食堂卖早餐、发过传单、做过促销,刘祥表示,作为一名90后,要为新一代大学生正名。“大学生也很能吃苦的。我相信这件事儿,任何一个大学生遇到都会挺身而出。我们学校就有不少这样的好人好事。”

 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红衣小伙经抢救已经脱离危险。在这里,也提醒大家,聚餐饮酒要适量,庆功的喜悦也不一定要通过灌酒来体现。

  (报料人线索费60元)